• banner
  • banner
  • banner
公司新闻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- 新闻资讯 - 公司新闻

分享散文: 一棵楸树

更新时间:2017-01-12 16:14:08点击次数:486次
爬上楸树,用细钩儿钩下许多像喇叭金钟一样淡白淡紫的楸树花来,坐在石碾子上穿成花环,戴于头上,然后绕着碾子转着圈圈

  爬上楸树,用细钩儿钩下许多像喇叭金钟一样淡白淡紫的楸树花来,坐在石碾子上穿成花环,戴于头上,然后绕着碾子转着圈圈

        一棵楸树

        文 曹林燕
它不过是儿时的一段乡间记忆,在我细数岁月的时候被翻了出来。
表姐的家门前有一棵老楸树,高大挺拔,枝叶扶疏。楸树下有一个巨大的石碾子,碾子的旁边是一口架着辘轳的老井。
立夏,楸树开花,如火如荼。小孩子们只要闻到了花香,定是会跑来玩耍的,此时枝头已是绿荫成冠,繁花如云。爬上楸树,用细钩儿钩下许多像喇叭金钟一样淡白淡紫的楸树花来,坐在石碾子上穿成花环,戴于头上,然后绕着碾子转着圈圈
这大概是童年里最有诗意的回忆了。
母亲和表姐要浆线了,浆料是用泡了一天一夜的楸花水熬制而成的。据母亲说,用楸花水做材料浆线,织出来的布会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。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,反正每年楸树落花的时候,总是会有许多人来树下捡花的。
那时,我一直觉得一个人静静看落花,就像在读童话里的诗句一样美丽!地上,碾子上,辘轳上,井沿边......伸出手儿,会有花瓣轻轻落在掌心;或者那么不经意地落在头上......你仔细聆听那楸树花落的声音:轻柔,细微,偶尔会发出那么“叭”的一声,却感觉很温软!
到了金秋时分,楸树就挂果了,细长的蒴果像金丝一样在风中飘动。我天天坐在树下的石碾上,仰望它们,我捉不住楸树的心,亦不知道它为什么要结下这样的果线来?那时我也不会用陆游的“摇摇楸线风初紧”来形容楸果垂挂枝头的美丽,只是觉得很好看也很好玩,就在树下傻傻地喊着“奇哉怪哉,楸树上接蒜薹!”。要是岁月儿把果实喂养成熟,树下便会落下一些小种豆来,我常常看到有大人在树下采拾,因好奇,便问要它有何用?解释说能清热解毒,利尿消肿,我不懂那草本年华里的神奇,只知随了大人一起弯腰去捡它。
也许是因为那棵楸树的缘故吧,村里的人大都喜欢来表姐家打水,他们说这井水喝起来是甜的,还有一种淡淡的花香味,想必是沾了那楸树的灵气了!表姐一家人听了自然是很高兴的,尤其是她的婆婆,整日里坐在家门前,笑嘻嘻地和前来打水的人们一个一个地打着招呼!
有一年,表姐的公公病重了,表姐夫想砍了那棵楸树给老人做口上好的寿棺,结果表姐的婆婆坐在树下,骂了三天三夜,表姐夫这才断了砍它的念头。
后来,城里有人看中了表姐家门前的这棵楸树,说是要掏高价买了移植到某个公园里去。这消息一传开,方圆数十里的人们都在议论,说是表姐家要发了,城里人给的价钱相当于当时两头耕牛的价钱!看不出那棵楸树原来是个宝贝!碰上这样的好事,表姐一家人刚开始也是惊喜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!但后来却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家竟分文未要,把树赠给了人家!这结果出乎了人们的意料,大家都觉得很是惋惜,当时有许多人想不通表姐一家为什么不收钱?记得当时我也问过表姐这样的问题,她却什么也没说!就在楸树被移走的当天晚上,表姐的婆婆坐在石碾子上嚎啕大哭
许多年过去了,表姐的公公婆婆都去世了,表姐也老了。我回家看望她的时候,看见她的两鬓生了许多银发,背也有些驼了!和她聊起当年的事情,表姐揉了揉发酸的眼睛,笑着告诉我:她经常会想起那棵楸树来,在梦里梦见许多次了!
“唉,都是些零零碎碎的旧事了......”表姐喃喃地说。
我连忙安慰她:有些闲散的光阴可以铭记,算是一种幸福了!
(编辑:)